<tt id="mgxos"><tbody id="mgxos"><label id="mgxos"></label></tbody></tt>

      <tt id="mgxos"></tt>
          <source id="mgxos"></source>
        1. ?
          資訊

          屢教不改? 正大天晴再陷帶金銷售風波

          發布時間:2020-09-27 16:31:36  閱讀量:3037

          作者:吳虞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近來,醫藥行業內刮起一股舉報之風,涉及醒腦靜、康萊特、安羅替尼等超20億的大品種。其中,僅在9月上旬就被連續舉報兩次的正大天晴可謂處在風波的中心。

          近來,業內舉報信頻繁出現,涉及醒腦靜、康萊特、安羅替尼等多個大品種。正大天晴分別于9月1日及7日接連受到舉報,被指帶金銷售,舉報信甚至具體到其品種和回扣的價格。其實在帶金銷售方面,正大天晴并非初犯。自2011年起,陸續有多地醫院的醫生收受正大天晴的賄賂而落網,這不僅導致江西省新余市衛健委在2019年取消了正大天晴部分產品在新余地區公立醫院的銷售資格,更導致江西省衛健委將其記入江西省醫藥購銷領域商業賄賂不良記錄,并在正大天晴于今年1月再犯紅線時,宣布取消其連云港正大天晴醫藥有限公司及其代理人的網上采購配送資格兩年。資深業內人士認為,“帶金銷售”屢禁不止,“正大天晴”們屢教不改,不僅對行業產生了惡劣的影響,加劇了醫患關系的緊張,更暴露出藥品注冊過度重復產生的惡性競爭的弊端,及監管、司法等多部門協作制定規則、建立追責制度的迫切需要。

          營銷惡性競爭,還因技術無差別

          近來,醫藥行業內刮起一股舉報之風,涉及醒腦靜、康萊特、安羅替尼等超20億的大品種。其中,僅在9月上旬就被連續舉報兩次的正大天晴可謂處在風波的中心。雖然正大天晴方面并不承認,他們指出這是競爭對手的惡意舉報,并稱啟動了司法程序,但“帶金銷售”這樣的敏感字眼到了老百姓眼里,想要扭轉這份影響就變得困難了。

          在本報特約觀察家、鼎臣醫藥咨詢創始人史立臣眼中,這樣的惡意舉報成本風險低,獲利快,很可能會引起效仿,但他認為即使這種惡性行為能夠短暫帶來好處,這種損害行業、加劇醫患關系緊張的行為也并不可取。而降藥價網CEO衛柏興則認為,是真實舉報還是同行詆毀,應該讓稅務部門核查正大天晴安羅替尼的各項成本,才能得出結論。

          在談到惡性競爭的原因時,史立臣表示,除了公德層面,還應該考慮到惡性競爭的產生背景。根據9月7日中國藥學會發布的《關于發布第六批過度重復藥品提示信息的公告》(下稱《公告》),有302個品種被指“同一藥品已獲批文號企業數在20家以上”,加上前五批的過度重復藥品目錄,共計1474個過度重復藥品。《公告》認為,同一品種成品藥,如果市場上有超過20家企業在生產,就會造成不必要的資源浪費,而這也是中國藥學會對過度重復藥品進行篩選的依據,同一藥品批準文號企業數只要達到或超過20家的品種就被列入《過度重復藥品目錄》。中國藥學會相關負責人表示,藥品品種“扎堆競爭”問題不容忽視,建議藥企要主動調整產品結構,實現高質量發展。

          同一藥品上千批文的情況,與過去藥品品種過度申報有關,藥品批文一般每5年可重新申請再注冊,再次申報要求與成本都比新獲得批文低。通常同一藥品可因廠家不同、藥品規格不同、劑型不同都會有不同的批文,但很多企業不生產藥品也不注銷批文,因此出現不少“僵尸批文”。以甲硝唑為例,其具有批準文號的企業有797家,其中相當數量的企業已不生產、銷售該藥品,但為了保留生產線,以備日后生產需要,企業不會主動注銷批文。

          “技術無差別,只能靠營銷,”史立臣總結道,“同一個藥品,十家二十家足夠良性競爭了,再多就是惡性。這就導致在醫生那邊,你一個人不給沒用,你不給別人給,你不給那就真不給你開。”

          衛柏興則認為,這二十多年來,中國的藥企幾乎都相比于研發更重視營銷,以至于真正意義上的新藥沒有多少,連中藥上都沒有將傳統全部落到實處。在缺乏硬核競爭實力的情況下,在醫院銷售的藥品如果不帶傭金,反而成為了行業內的反常現象。他表示,目前要說沒有帶金銷售的,估計也只有“4+7”帶量采購里面的某些十元以下的產品。關于這點,史立臣也持相同觀點,認為集采產品價格低,沒有回扣的空間,非集采產品則價格高,有回扣,這甚至導致部分集采落榜產品反而賣得更好。他認為,長此以往,隨著集采規模逐漸增大,國家可能會關上非集采藥品售賣的這扇門。

          此次《公告》目錄新增“過評企業數量標注”和“批文企業數達到或超過三家的劑型標注”兩大統計信息,無疑是最大亮點。業內普遍認為,一致性評價或許可以對藥品產能嚴重過剩、過度重復用藥問題有所緩解。一致性評價促使仿制藥在臨床上替代原研藥,提升我國的仿制藥質量和制藥行業的整體發展水平的基礎上,讓藥品過度重復現象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藥品同質化明顯的勢頭得以一定程度上的遏制。

          多部門應攜手,無規矩不成方圓

          這段時間,國家頻頻出臺反腐文件,例如今年6月份九部委聯手嚴打醫藥企業與CSO串通,醫藥代表備案管理辦法再度征詢意見等。尤其針對醫藥領域的帶金銷售,提出將違規藥企納入征信不良記錄,甚至取消銷售配送資格。在高舉反腐大旗的當下,正大天晴被舉報的帶金銷售如果屬實,那便無異于“頂風作案”。對此,衛柏興認為,出臺反腐文件是一回事,執行力度是另一回事。他以藥品招標舉例,認為有些招標價格高得離譜的藥品至今沒人追責。衛柏興同時也表示,醫生與藥企相互勾結固然可惡,這中間的巨額差價也并非只進入這雙方的口袋中,他認為罪魁禍首應為藥品價格招標部門,“天晴也好,地晴也好,不廢除招標部門,藥價虛高帶金銷售是無法從根上改變的。”

          對于“帶金銷售頂風作案”,史立臣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藥企是最不愿意帶金銷售的,但當前市場環境下,除了集采藥品之外,不回扣很難賣得動。史立臣認為,部分其他國家收取回扣的醫生,除了面臨巨額罰款之外,還要面臨刑事責任,甚至被注銷醫師資格。但在國內,懲罰力度不大,甚至有不了了之的情況。不止如此,國內追究的方式是追究生產企業,但史立臣表示,五千家藥品生產企業里,有專門營銷隊伍的不足五百家,絕大部分的藥企都需要代理商來負責藥品的銷售。代理商進行了帶金銷售,藥企不僅負責出銷售費用,還要承擔連帶責任,因此,他認為帶金銷售成為常態是藥企所不愿意看到的。

          史立臣進一步指出,正確的推廣方式是學術推廣。因為醫生的專業領域是治療與手術,對藥學并不一定鉆研很深,因此藥品,尤其是新藥,如果能夠開展研討會,就能加深醫生對藥物的了解。醫生靠開藥提成賺錢應當受到管束,但醫生用自己的醫術賺錢是天經地義的。請資深的三甲醫院醫生為其他醫生及行業從業者授課,授課費是合情合理的。

          但話又說回來,對于提成銷售和學術會議,具體的劃分界限與是否合規的明確說明,是行業內亟待完善的領域。史立臣認為,雖然監管部門負責此事,但一旦問題涉及刑事責任等領域,又在司法部門攝下,所以,有關部門聯手制定詳細的規范是一個非常迫切的需求。

          就在9月14日,武漢某三甲醫院啟動了嚴格的審查活動,統計所有醫生去年臨床講課費的情況。據了解,每個醫生的賬戶都會被系統調出來進行仔細的核查。如果查到醫生賬戶上哪一筆費用是哪家公司支付的,醫院紀律檢查委員會將發協助調查函給相應的藥企,要求公司逐人逐筆提供相關費用發生時的邀請函、授課課件、現場照片、勞務協議、轉賬卡號、涉及金額、會務行程安排等相關證明材料。此外,證明材料還要加蓋企業印章以證明費用的真實性,并要在規定時限之前遞交到醫院。不過,上述醫院也表示,在打擊違規營銷的同時,醫院也允許在合規、合法的前提下,開展醫院和藥企的交往,之后,醫院將建立健全雙方交往合作事前公示、事中監管、事后備案的全流程管理制度。想必這一舉措將促進學術推廣與帶金銷售的界限劃分,有助于打擊假借學術會議進行利益輸送的行為。

          對于帶金銷售的現象究竟是否可以被根除,兩位專家的意見都是肯定的。史立臣認為必須有關部門聯手,解決過多重復批文的問題,并制定詳細的規范。衛柏興則認為“藥價虛高的根源就是招標部門招出來的,醫生這支筆開出來的。”因此,他認為廢除招標,使醫生處方透明、藥價透明,建立并完善追責制度,完全可以根除藥價虛高的問題。


          99re最新在线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