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mgxos"><tbody id="mgxos"><label id="mgxos"></label></tbody></tt>

      <tt id="mgxos"></tt>
          <source id="mgxos"></source>
        1. ?
          資訊

          巨頭“鯨吞”第三批國采配送權的背后

          發布時間:2020-09-18 16:32:05  閱讀量:3737

          作者:盧阿峰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第三批國家集采可謂是前段時間行業關心的焦點,其中國內仿制藥企業的“刺刀見紅”相比,外資藥企的“陪跑”也讓大家感嘆強者恒強,弱者愈弱。而國采落幕后,已中選品種的配送權的分配,又爆出驚雷,令人倍感現實殘酷之余,又覺得并不意外。

          第三批國家集采可謂是前段時間行業關心的焦點,其中國內仿制藥企業的“刺刀見紅”相比,外資藥企的“陪跑”也讓大家感嘆強者恒強,弱者愈弱。而國采落幕后,已中選品種的配送權的分配,又爆出驚雷,令人倍感現實殘酷之余,又覺得并不意外。

          圖窮匕見

          國采亦倒逼流通行業洗牌

          在第三批國采擬中選結果公布第二天,上海藥招所緊接著公布了上海地區配送企業名單。除了北京京豐制藥二甲雙胍和杭州康恩貝的非那雄胺片分別由上海九州通和上海美羅醫藥配送外,國藥、上藥包攬了余下所有藥品的配送權,約為總量的96%。按照報量計算,國藥、上藥、九州通和美羅分別將承擔約7000萬元、1.2億元、236萬元和570萬元的藥品配送任務。

          對于這樣分配是企業方還是上海藥招所做出的決定,中國衛生信息與健康醫療大數據學會中醫藥專委會委員、執業醫師齊正偉認為,國采中標品種配送權通常是由中標企業選擇指定,但是在不同地區要求不同,比如上海市對配送商做出特殊要求:一是一個中選藥品僅可以委托一家藥品配送企業配送,該企業配送藥品范圍要覆蓋本市所有地區,不得再通過第三方購買中選藥品;二是要求指定的配送企業具備24小時內向全市醫保定點醫療機構配送中選藥品的能力。這樣的要求下,也只有國藥、上藥等龍頭企業符合條件。

          “我們應該非常嚴峻的看到,無論對錯與否,政策有形之手的強勢揮出和市場無形之手的擠壓,從第一次國采開啟到本次第三次國采拉開序幕,區域配送企業和中小配送商在強大的政策趨斜和配送能力及利益承受能力的多重打壓之下,已經從醫藥流通業漸行漸遠并加快了被淘汰的速度。”資深醫藥人、本報特約觀察家胡曉春認為流通行業的個別歧視已經越來越擺在臺面上了。

          齊正偉進一步指出,本次上海地區配送完全排除區域性配送商和中小配送企業,其實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 帶量采購在直接導致仿制藥企業大洗牌的同時,醫藥流通企業也將重構,這也將極大提升藥品配送商的行業集中度,未來會強者恒強,弱者愈弱。

          按照報量計算,國藥、上藥、九州通和美羅分別將承擔約7000萬元、1.2億元、236萬元和570萬元的藥品配送任務。而根據采購文件,規定申報價是必須包含稅費、配送費等在內的實際供應價。有業內人士甚至認為,幾大中標的配送企業,其實有一定的賠本賺吆喝之嫌。

          對于此次說法,兩位專家都認為不能一概而論。胡曉春認為,雖然國采金額總體上在配送總額中目前占比不大,如本次上海國采也就55個品種總金額2個億,因此不排除國藥、上藥等為了總體布局和搶占份額寧愿作出局部利益犧牲的策略。毫無疑問,醫藥商業配送企業利潤率一直處于下降通道中,粗略估計國采配送板塊總體策略是不虧本為底線原則進行整個操盤。

          的確,按照當前行業數據顯示,近年來,中國醫藥物流市場以每年10%的速度在增長,到2020年市場規模可以達到3.8萬億元,市場蛋糕正在越做越大,提前布局占領市場或許比贏在當下更為重要。

          跨界野蠻人侵入

          強勢搶占傳統巨頭份額?

          與此同時,海量市場誘惑下的行業競爭也變得愈發激烈,中國郵政、順豐、京東等第三方物流巨頭紛紛加速進軍步伐。

          其中,中國郵政是最早涉足醫藥物流配送領域的第三方物流機構之一, 在2006年寧夏郵政中郵物流公司便參與承擔了寧夏藥品配送,順豐方面,集團在2014年單獨成立了醫藥物流事業部,并在同一年間成立了冷運事業部,專注食品和醫藥冷運配送。京東則在2013年時便自建了京東醫藥。發展至今,京東醫藥物流已經在山東、湖南等全國各地開展了業務,并和國藥集團、紅運堂等多家集團達成合作。值得一提的是,國際物流巨頭DHL也瞄準了我國醫藥物流市場,與上海醫藥達成戰略合作。

          “京東、順豐、郵政等傳統物流巨頭布局醫藥物流,雖然目前尚未形成大舉進軍態勢,但絕對是對老牌醫藥流通配送企業形成‘狼來了’的恐慌沖擊。”胡曉春認為跨界巨頭的強勢進軍,必定對傳統醫藥流通巨頭業務造成沖擊。

          他指出,傳統醫藥流通業更多的表現形式是批發銷售形態,作為醫藥物流配送其實只是順其自然配備的附帶業態而已,雖然這幾年日漸重視,但骨子里仍然定位在醫藥商業批發銷售企業,轉型作為物流配送型企業的觀念尚未根本性改變。以此面對在覆蓋能力、倉儲能力、物流配送軟硬件配備等等全方面壓倒性優勢的京東順豐們,顯然處于不在一個檔次的弱勢。

          可以這樣說,老牌醫藥物流基本上唯一的優勢在于對醫藥工業企業特別是對傳統客戶醫療機構的一定意義的把控,但這種能力將會越來越脆弱,當然,如國藥上藥這樣的國家隊還是有可能能夠壓住京東順豐這樣的股份制企業的。

          齊正偉則認為此事還尚待觀察。他認為,京東、順豐、郵政對該市場早已垂涎三尺,隨著醫藥物流配送跨界壁壘的降低,這些企業更是加快醫藥流通市場布局,力爭早日介入分得一杯羹。從宏觀與趨勢上看,這對主流醫藥物流企業會造成一定的壓力和沖擊,但是,醫藥流通市場配送醫院的要求不僅需要配送企業的硬件如物流中心的設置、倉儲、冷庫面積、冷鏈運輸、墊資能力等,還需要醫院對配送企業(醫藥商業公司)的開戶審批,只有硬件沒有醫院的開戶,配送企業也無法為醫院提供配送。

          “因此,我預測,短期內域外傳統物流巨頭很難替代或擠占主流醫藥配送企業的主要市場份額,未來是否會改變,還待觀察。”齊正偉做此結論。

          強者恒強,弱者消亡

          十三五集中度目標已超額完成?

          其實,不只是這次第三批國采的配送,現有的醫藥流通行業舞臺已經愈發沒有中小企業的身影了。

          據齊正偉介紹,目前國內醫藥批發流通企業多達1.4萬家,而前4強合計市場份額占批發流通市場總額的近40%,區域性和中小流通企業尚處于數量多、分布散、規模小的無序競爭之中。

          這些企業正面臨著傳統配送市場的萎縮、業內龍頭企業的擠壓、域外物流巨頭的沖擊、一票制試點的威脅、帶量采購導致配送商的重構等諸多不可掌控因素。在制藥企業優勝劣汰的當下,中小流通企業的生存可能會更加艱難。這些企業將面臨著轉型、延伸產業鏈、被兼并、被淘汰等不同的命運。

          “區域配送企業生存狀態悲觀地講,沒有最壞只有更壞。至于怎么維系生存?要么熬下去或者等死或者期待轉機,要么改弦易張偃旗息鼓轉投他業。”胡曉春對于中小流通企業的生存現狀深感同情。

          而現實則是,國家對于流通行業的進一步壓縮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中。近日,國務院曾發布《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20年下半年重點工作任務》與四川發布的《關于印發四川省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20年下半年重點工作任務的通知》直接指出“推動醫保基金與企業直接結算”,業內基本上都認為,“一票制”的影子已經若隱若現。

          兩位專家皆認為,本次第三批國采中出盡風頭的國藥與上藥,都無法置身事外。

          “我一直的觀點是我們在非國家重點基礎性行業的競爭性行業里應該小政府大社會,在國家大政策大原則調控下,充分發揮市場經濟的調劑作用,但顯然,我們領會國務院及各級地方政府的相關文件精神,國家對醫藥領域的調控力度日益加大,雖然文件中關鍵詞是“鼓勵”而非強制推行,但這肯定是一個信號。若真是如2016年始在疫苗行業施行的一票制那樣在整個醫藥行業全面展開,那么結果將是強如國藥上藥這類國家隊巨頭,也將演變成一家真正意義上只以獲取物流配送費或者傭金為目的的物流企業了。同時我們也關注到,目前大中型醫藥流通企業基本都是一般納稅人,為國家貢獻了進銷差價中13%的增值稅,相信全國統算這不是一個小數目。但若一票制,中標工業企業直供醫療機構,醫療機構至少目前顯然又不是納稅企業,顯然配送費用6%左右的營業稅會大幅降低原納稅額,是否意味著國家稅收的流失?”胡曉春認為,若強推一票制,藥品配送行業與國家可能會兩敗俱傷。

          齊正偉大膽預測:“一、短期內一票制不會全面推開,少數藥品、個別醫院可能會出現;二、一票制的推廣還存在諸多問題和障礙,不會一蹴而就;三、對制藥企業而言還需要測算直接配送的各種成本投入,還需慎重選擇。”他進一步指出,對龍頭企業如國藥、上藥而言,必須保持高度的緊迫感和危機感,因為多年拓展的千億配送規模市場正在遭受各種挑戰,如何做好守城策略是前提,這些巨頭應該在成本控制、增值服務、盈利模式、產業鏈延伸等方面需要仔細研究和規劃,以確保自己的行業地位。

          其實,國家近幾年來對于流通行業的整頓,清理,離不開在2016年12月商務部發布《全國藥品流通行業發展規劃(2016-2020)》中提出的詳細集中度目標的督促。該規劃中強調,“十三五”期間,要培育形成一批網絡覆蓋全國、集約化和信息化程度較高的大型藥品流通企業。藥品批發百強企業年銷售額占藥品批發市場總額90%以上;藥品零售百強企業年銷售額占藥品零售市場總額40%以上;藥品零售連鎖率達50%以上。

          若是僅從此次第三批國采的配送權分配來看,其實該任務已經超額完成。

          “全國總的醫藥藥品銷售額權重到年底才見分曉,但可以肯定的預估絕對是一個百強占大比例結果。只是希望,下一步規劃是在國家大政方略下穩定發展,而非只見幾支國家隊在醫藥流通大市場中形單影只的砥礪前行,或許,這在當前全球經濟大環境下更是非常重要的考量。”胡曉春展望十四五時期流通行業,提出了殷切希望。


          99re最新在线精品